2020-06-25
叶倩莹:怀念袁广泉老师

原标题:叶倩莹:怀念袁广泉老师

2020年5月22日早晨,著名翻译家、江苏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袁广泉老师病逝,享年57岁。袁老师翻译了《中国共产党成立史》、《孙中山与“科学的时代”》、《中国近代历史的外与里》、《中国抗日军事史(1937~1945)》、《中国近代棉纺织业史钻研》等诸多日本中国史钻研著作,翻译之功备受作者认可、读者敬爱,在学界享有盛誉。在袁老师死一月之际,幼我历史刊发一组文章,追思故人。

2010—2011年,吾以共同钻研员的身份于京都大学人文钻研所的当代中国钻研中央开展为期一年的钻研活行,其间有幸结识了袁广泉老师。可十年以前,物是人非,袁老师已然离去,吾们这些在世的人莫能如何,只能重读文章、缅怀去事,以求安慰。

袁广泉老师是在中、日两国史学名宿之间负有盛名的翻译人才,中日双语互译的功力浓重。他曾经为狭间直树教授、森时彦教授、石川祯浩教授等著名学者汉译主要著述。有关译著顺手问世,获得学界一致益评。这些作品,每一字每一句都融凝了袁老师的心血。读过作品的人自不难感受到袁老师对学问钻研的虔敬之心、对精准翻译的坚毅探索。能够说,意识袁老师的与不意识袁老师的人都能够透过这些译著去晓畅他在专科上一丝不苟的一壁。但于吾幼我而言,袁老师的现象鲜活、丰满,在专一治学之外还有其他值得钦佩与怀念之处。

在吾的印象中,袁老师是个平易又可喜欢的人,似乎冬日暖阳。他与他的夫人、喜欢女修建了一个温馨幼家。以袁老师为主心骨的温馨幼家并不惜惜于给身边有必要的人带去融融暖意。吾在日本生活期间也体会过这份温暖。

回想当时,袁老师是京都大学人文钻研所的客座准教授,而且在赴日之前已任教职多年,是名副其实的师者。而吾本人在赴日之前不过是中山大学历史学系的别名在读博士生,当时虽说是与袁老师等多多学者一路参与了同所当代中国钻研中央的学术钻研班,也自力完善了学术通知的义务,但在心性醒悟上仍显不能,还带着弟子的稚嫩,所以在狭间教授等诸位师长眼前总会有些收敛、有些主要。在吾的认知当中,袁老师也是师长。即便吾从未像弟子清淡端坐在教室里批准袁老师的课业辅导与哺育,但这并不会转折吾对“袁老师是师长”的基本认知。所以,吾与袁老师交流时也存着对师长的敬畏,同样显得收敛,更不会想到在数月之后本身能轻巧自在地与袁老师、袁夫人一路度过2011年的元旦伪期,留下健忘的回忆。

袁老师寓所前雪景,照片拍于2011年1月1日岩仓。

2010年12月31日早晨,京都下首了大雪,那是以前冬天的第一场雪,也是在京都地区比较稀奇的跨年雪。袁老师晓得吾生于广东、长于广东,产品展厅不常见雪,所以专门给吾打电话,叮嘱吾要及时掀开窗户窗帘,望望这可贵一见的迎新瑞雪,同时还邀请吾到他的温馨幼家,与他们夫妻二人一路守岁。原形上,一如袁老师所料,电话接通前吾尚未首床,根本不清新屋外已是雪花纷飞。当吾拿着手机,急忙推开窗户、行出阳台时,那一瞬所见便是吾人生中第一次望到的雪景。现在想想,当时候的感行不光包含了第一次赏雪的高昂,也包含了对袁老师的感激。袁老师是出了名的炎忱肠,迎接他人的松柔早已融入骨子里。能够对袁老师而言,关顾后辈是一栽习气,是基于自身留学通过而产生同理心,在同理心的影响下所形成的习气。但是,对独在异域的吾而言,袁老师的叮嘱与守岁邀请却是一栽莫大的安慰,驱散了冬日的阴凉寂寥。

睁开全文

袁老师,照片拍于2010年12月31日岩仓街心公园。

从除夕守岁到元旦游园,欢声乐语不息。十年以前了,十年后的今天吾已记不清当时候的说话内容,但一些记忆画面首终印在吾的脑海里,多年未曾褪色。那是除夕当天吾们一路为夜晚围炉做准备时,袁老师、袁夫人边忙活边听吾说着身边事的画面,还有吾们三人在岩仓的街心公园摇树打雪仗的画面,以及袁老师给袁夫人和吾与那雪披金顶的金阁寺相符影的画面。吾不是一个善于倾诉的人,更不拿手向师长辈倾诉,但袁老师诚实待人,偏重人与人之间心的交互,或缘于此,当时的吾才能轻巧自在地将想要倾诉的事情说出来。

诚实,能够就是袁老师的人格魅力的根本,对人诚实、对学问也诚实,踏扎实实,不同流相符污,显其风骨铮铮。

悼念袁广泉老师。

(本文来自澎湃音信,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音信”APP)